记者结束采访回到市区

2020-07-10 16:08

从棚子往河水下游望去,可以看到两台挖掘机正在筑坝拦截河水。一名围观的魏姓群众说,村民称这条河为“浑水河”。“村里山上有铁矿、锡矿,这几年好多人开矿山,废物有的填山沟,有的被大水冲走,河水就浑了。”他说。

事实上,魏姓群众所说的“浑水河”,正是浩洞河。记者正与这对叔侄聊天时,另一浩洞村民经过,指着前方说:“前面的厂子就是新闻里说的污染源。”

寻找藏匿深山的污染源,到底有多难,发布会上不少记者提出了质疑。(完)

在8日下午的发布会上,贺州市环保局反复称因部分非法简易作坊、窝点深藏大山交通不便,平时难以监管。贺州市环保局副局长杨中雄说,去年广西开展“环境倒逼机制”大排查时,贺州即发现79家违法企业,前后进行过9次处理,然而由于种种原因,不达标的小企业“像牛皮癣一样总也扯不去”,有些藏在深山且自备电源,山高路远打击力量有限,监管部门难以随时掌握情况……

记者驱车沿着工棚处继续往上游走,来到一处山头,往下望去,山坳里可以看到活动板房、机械、一块块浑浊的水池,四周山坡上没有了草木,倾泻着灰色石渣,路边竖立着的“小心坑洞”字牌。

在厂区停留一个多小时后,记者结束采访回到市区,时间约是15时左右。

从山头往下返回,记者问路时被骑摩托车的一对叔侄主动拦下,说要带记者去看看他们村“被矿毁掉的田”。其中一位中年男子说,他们住在浩洞村,浩洞河沿村而过流入马尾河,最终流入贺江。近年因开矿污染了河水,他们不敢再用来灌溉。

参与厂区检查工作的华南督查中心博士、高级工程师王振兴说,汇威选矿厂涉嫌私自改变生产工艺,废水含镉、铊,直排地表,且排放点在离浩洞河几十米的地方,下雨时“有毒”废水就会通过地表径流进入河里。

他所指的,正是汇威选矿厂。从市区到厂子,加上问路、停留采访等,记者用了一个多小时。

来到厂区时,环保部华南督查中心,自治区、贺州市等多级环保部门工作人员已在此忙碌,不少记者也来到现场。厂区的生产车间是一座工棚,下面一块木板上钉着22个小电闸,电闸上贴着“反萃液”“硫酸”“风机”等。工棚下的大池子散发着刺鼻气味,一名环保局工作人员称这是“萃取池”,池子外面连着“收集池”……

广西贺州市贺江水污染事件从5日出现大面积死鱼到8日已过去4天时间。7日晚23时贺州市政府锁定污染源,8日上午向社会公布,但并未公布具体肇事企业信息,只是称位于贺江上游马尾河沿岸。11时,记者根据线索驱车从贺州市区出发,向上游贺州市平桂管理区黄田镇行驶。

记者看到,华南督查中心的专家很快在离收集池几米远的一块大岩石下发现了篮球一般粗的暗管,暗管外面覆盖着杂木。虽然当时烈日当头,专家们依然长时间蹲在杂草丛中,在暗管出口处小心取样。

8日下午,贺州市公安局局长李伟章说,汇威选矿厂2008年2月通过环评,本是铁矿选矿厂,却私自安装了金属铟生产线,进行“湿法提铟”。初步检查认为,汇威选矿厂炼铟的原料是从外地运来的,并含铊元素。

由于不熟悉道路,约40分钟后,记者来到黄田镇新村一带,在一条湍急流淌且水面浑浊的河边停下。记者在这里看到,河边有几座简易棚子,棚子下面是一些停产了的机械设备,地面堆放着黑灰色细沙。来自广西壮族自治区环境监测中心站的工作人员正在利用仪器监测河水样本,其中“重金属检测模块”主要检测镉浓度。

在厂区的院子内,记者看到大小不等6个淤泥池,池中仍有浑浊的水,池壁上全是黑灰色的矿泥……